妃子每日接受调教h:手不安分的在身上游动

 王刚是花园小区的保安,专职夜班。

 

现在已经十点多了,王刚平时这个时候一般都看电影消磨时间,可今晚却有一个出乎意料的女人造访了保安室。

 

砰砰砰,一阵敲门声传来。

 

王刚从桌前起来,打开门后看着站在门外的小雪,不由感到吃惊。

 

小雪今年十八岁,肌肤雪白,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像是会说话一般。小雪长得漂亮,身材也好的出奇,可她脑子有点问题,到现在了还在上初中。但即使如此,小雪在王刚眼里也犹如天女下凡。

 

王刚在小区当保安第一天就碰到小雪,那时候他就已经对这个小丫头动心了。可惜王刚只是个保安,即便和小雪经常在小区里见面,两人之间却一直没有什么交集。

 

今晚小雪突然造访,王刚突然感到有了那么一丝机会。

 

小雪抱着熊玩偶,哭唧唧的走进来说道:“叔叔,爸爸妈妈在打架,我好害怕……”

 

王刚轻轻拉起小雪的手,让她坐到保安室的床上,又转身过去把门反锁上。

 

拉上窗帘,王刚这才安慰道:“小雪你别怕,你爸爸妈妈在哪里打架?”

 

“在房间里,爸爸妈妈在床上打架。”

 

小雪哭的更大声了,王刚生怕别人听见,于是就一边给小雪擦眼泪一边哄劝她。

 

“别哭,爸爸妈妈打架很正常的,叔叔我小时候也经常看爸爸妈妈打架,习惯了就好了……小雪,你爸爸妈妈打架凶吗?”

 

“凶哦,可凶了,妈妈都被爸爸打哭了。爸爸压在妈妈身上打她,都打了好一会儿了……”

 

爸爸压在妈妈身上打?这也太过分了!

 

王刚心里十分鄙视小雪的爸爸,可人家的家事他管不着,现在他只能尽力安慰这个傻丫头。

 

“爸爸妈妈打架很常见的,也许明天你爸妈就和好了呢。”

 

“可是妈妈好奇怪,爸爸不停的打她,她还让爸爸用力一点……”

 

王刚一下子蒙圈了。

 

可能是王刚半天没说话,小雪哭的更厉害了。

 

“爸爸要把妈妈打死了,妈妈一直在那里说‘我不行了,我要死了……’可爸爸还是打她。叔叔,我好害怕啊,妈妈要是被爸爸打死了怎么办……”

 

王刚一口气没喘过来,差点就笑出声。

 

小雪的爸爸妈妈哪里是打架啊,明明就是在爱爱嘛。小雪是真的傻,要不然怎么会连种事情都不明白?

 

“你爸爸妈妈打架没穿衣服对吧?”王刚笑问。

 

小雪哭声一下制住了,咦了一声后傻乎乎的问:“叔叔,你怎么知道?”

 

 文学

“小雪呀,你爸爸妈妈没有打架,你爸爸在和你妈妈玩游戏。”

 

而小雪更加疑惑了,她用怯生生的语气追问:“玩游戏?可是妈妈都哭了,那是玩游戏吗?”

 

看着面前天真无邪的小雪,王刚突然生出一个邪恶的念头。

 

王刚的手按到小雪肩膀上轻轻抚摸起来,而他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小雪逐渐变红的脸颊。

 

王刚的呼吸逐渐急促,眼里燃起两团邪火……

“叔叔,你眼神好吓人……”

 

小雪有点害怕,抱着玩偶熊往后面躲了躲。

 

王刚立即就抓住小雪的手,放到他手心里抚摸起来。

 

王刚用柔和的语气说道:“小雪你别怕,叔叔只是想让你知道,你爸爸妈妈在玩什么游戏。”

 

听到王刚的话,小雪这才不那么害怕了。

 

而王刚则趁机把小雪怀里的玩偶熊拿走,随手扔到一边。

 

“小雪,把衣服脱了好不好?叔叔现在就教你玩游戏,就像你爸爸妈妈那样……”

 

王刚在小雪耳边蛊惑道,他靠的太近,嘴里呼出的热气喷在小雪的耳根。小雪感到王刚呼出的气息是那么烫,烫的她身子都轻颤了几下。

 

而王刚的话,更是让小雪红了脸。

 

小雪虽然傻,对男女之事并不清楚,但是被一个男人靠的这么近,她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呢?

 

平时小雪和人说话都会站的远远的,更不用说和一个男人独处一室了。而王刚现在却要她脱掉衣服,小雪顿时感到害羞极了。

 

“叔叔,妈妈说不能在陌生人面前把衣服脱掉的……”

 

小雪唯唯诺诺的说道,神情很是胆怯。

 

见状,王刚摇摇头说:“叔叔不是陌生人,叔叔不是经常和你见面的吗?”

 

“可是……”

 

小雪低下头,两手抓着衣角轻咬嘴唇,脸上的表情很不情愿。

 

王刚灵机一动,从衣兜里摸出几颗糖果递到小雪面前诱惑道:“听叔叔的话好不好,听话就有糖吃。”

 

看着王刚手里的糖果,小雪顿时犹豫起来。

 

过了好一阵,小雪才拿起一颗糖果塞到嘴里,红着脸点了点头。

 

坐在小雪身旁的王刚,看到这个傻丫头终于答应,都快激动死了。

 

王刚吸了口气,然后就用手捏住小雪背后的衣带轻轻解开。小雪肩膀上的衣带刚一解开,白色的裙子就从她肩上落了下来。小雪那一片白皙的细嫩肌肤,让王刚不由咽起了口水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来源: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。本文由机械知识网编辑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